美丽中国行 hi,最近想去哪

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省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西 藏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 夏 新 疆 台湾省 香 港 澳 门
站内搜索:

武汉人记忆中十大老牌酒店

发布时间:2015-11-07 11:18:23

随着武汉城市建设步伐的加快,一个个高端的星级酒店拔地而起,像万达瑞华酒店、希尔顿酒店、香格里拉酒店……与此同时,曾经那些伴随老武汉人记忆深处的老牌酒店日渐淡出大家的视线,它们或者濒临消陨的边缘,或者荒置于繁华都市的街角,或者仍屹立于商海。

璇宫饭店

建于1928年,60年代在接待英国蒙哥马利元帅过程中,饭店著名厨师杨纯清为毛泽东主席烹制了一道世界名菜“清蒸武昌鱼”,“才饮长沙水,又食武昌鱼“,使璇宫饭店之名响遍大江南北。2011年,璇宫饭店被列入市级文保单位。

璇宫饭店建于1928年,1931年正式营业,这幢由英国景明洋行设计的建筑,欧陆之风浓郁扑面,轰动亚洲建筑界,它是20世纪90年代成为湖北首批三家三星级饭店之一。

1988年,璇宫饭店拿出1000多万元巨资,全面翻新饭店。94间客房全部铺了地毯,中央空调、彩电、闭路电视系统等当年罕见的高档货,成为饭店客房的标配,连卫生间的马桶都换成了进口的。

上个世纪90年代,璇宫饭店从事业单位脱钩转企后,失去了外事接待的政策扶持,客源大量流失。同时武汉高档酒店如雨后春笋般冒出,与之相比,老国企璇宫饭店管理落后,服务质量也被甩开一大截,开始由盛转衰。1993年,璇宫饭店出现亏损,设施老化问题也开始出现。

2003年,武汉市房地局同意以800万元的价格出售璇宫饭店房产证,困扰璇宫饭店几十年的产权问题终于有了解决办法。然而,此时的璇宫饭店已资不抵债,根本拿不出这笔钱。

这时,璇宫选择了“合资”式债务重组,以解决债务为目标的合资。

2007年,合涌源与省海外签订合资协议,入主璇宫饭店。协议签订的同年12月25日,璇宫关门停业“休克”改制,200多号璇宫员工几乎全部下岗。

可以说,7年前,曾经辉煌夺目的璇宫饭店一步步沦为步行街上最大的“废楼”,8400平米的建筑体“沉睡不醒”。

2013年5月,在宝发公司手中,璇宫饭店经历了近6年来最大的一次拆除工作,饭店后面的三栋附楼被拆除。

未来,作为全新的商业综合体,璇宫饭店将和中百一起拔高江汉路商圈的消费水平。

市文化局文保处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接到规划部门的征求意见函后,他们还需要实地考察后才能决定是否可以原址重建,不一定能批。

江汉饭店

据统计,江汉饭店接待的外宾来自70多个国家和地区,达20多万人次,是湖北省第一家接待外宾最多的饭店。1914年建成,经历了1984年和1992年两次合资改制。

江汉饭店这块地的价值,已超2亿。地上的酒店,将近百年。但从2011年3月以来,这座曾被视为大武汉高星级酒店代表的院落,一直荒芜,闲置3年,至今未有任何起死回生的迹象。江汉饭店,正在遭遇其自1914年建成之后最长的歇业期。

1900年,清政府修建京汉铁路,作为这条铁路终点的汉口大智门火车站也同时兴建。70岁的法国商人圣保罗看中了与车站毗邻的这一地段,利用“治外法权”,决定在当时法租界内的四民路185号(今胜利街245号)修建一座饭店。由法籍犹太人史德生夫妇设计的这一饭店:三层砖木结构、覆斗形铁瓦屋面、圆形老虎窗和壁柱处理以及落地长窗直通花园,是典型的法国风格。1919年完工建成并开业,店名由英语“TERMINUS——到终点”音译为“德明”。

据悉,德明饭店为当时汉口旅馆之冠,多为外国人及高等华人长期包租,是这些人的娱乐场所和避难乐园。

1954年德明饭店被改名为江汉饭店,成为湖北省接待外宾的主要场所。

上个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,来华访汉的各国首脑几乎都到过这里。而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,这里依然是武汉最火的酒店之一。到了2001年,尽管由盛而衰,它仍然位列“四星”之列。

1984年,江汉饭店首吃“螃蟹”,与一家香港公司合资经营,成为国内最早的中外合资酒店之一。这是江汉饭店第一次改制。这次合资,依靠港方的投入,江汉饭店大规模更换了酒店的硬件设施。然而第一次合资只经历了2年便宣告失败。第一次改制失败,江汉饭店恢复了纯国企的身份。

从1990年到1992年,江汉饭店度过了有史以来最好的三年时光。当时武汉的涉外酒店仍然很少,国内旅游方兴未艾。到武汉的东南亚、港澳等地游客出现第一轮爆发性增长。

1992年,湖北省在香港推介合作项目,旅游业作为窗口行业被重点照顾。江汉饭店很快迎来了第二个香港合资方——香港胡汉辉集团。1992年9月,新的江汉饭店中港合资公司成立。根据合同,中方以所有经营资产包括房产和土地入股,占股49%。胡汉辉集团占股51%。江汉饭店本应将全部资产注入合资公司,但其房产和土地并未办理证件变更。这意味着,资产并未真正注入合资公司。这次合资,从一开始就显得“形似而神不似”。

2011年3月,随着香港合资方的撤出,江汉饭店完全停业。新股东“合汇置业”以2000万元的代价,获得酒店51%的股份,成为新的大股东。

胜利饭店

曾经,胜利饭店位居江城四大外事接待酒店之列,接待过无数中外名流。在两次改造计划失败后,从2001年关门到现在,胜利饭店一关就是12年。令人遗憾的是,在璇宫、江汉还保留着招牌的情况下,江城早已没有胜利饭店的踪迹。

30年前,胜利饭店位居江城四大外事接待酒店之列,曾接待过无数中外名流。不过,即使在生意最红火的上世纪80年代,胜利饭店的盈利都相当微薄。当年的工作人员介绍,“当时主要是完成外事接待任务,由政府给资金补贴。”

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,僵化的管理体制和过度依赖接待任务的业务模式,导致饭店与市场需求脱节。在硬件、软件条件都亟需升级的情况下,资金短缺成为摆在饭店面前的最大难题。

2000年,在老饭店的改制大潮中,胜利饭店也走上了改制之路。一名来自北京的民营老板让胜利饭店看到了新的生机。2001年夏天,饭店关门改制。然而,很快有职工发现饭店名下的地块被划入规划用地,大家才惊觉,合资改制可能是一场骗局。

经过调查,饭店职工发现,这名来自北京的民营老板根本没有能力拿出5000万元。反而趁饭店高层忙于改制的空当,偷偷把饭店临江的20亩地以30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土地储备中心。

骗局被戳穿,合资失败,一切回到了原点。饭店资产被卖,员工期待的改制变成了一场闹剧。

在饭店改制停滞不前,200余名员工生计无着落时,时任晴川假日酒店经理的陈怀清临危受命,接手胜利饭店的改制工作。亲历了晴川饭店1999年改制的陈怀清,对于饭店改制有着丰富的经验。

但是饭店名下20亩地产权问题,成了第二次改革最大的阻碍。“地已经被卖了,产权已经在土地储备中心了。”虽然在饭店职工的强烈抗议下,地块没有用于规划用地,但胜利饭店也无法将地块收回。

后来,为了做整体规划,胜利饭店大楼也被置换走了。至此,胜利饭店第二次改造计划宣告流产。

目前,胜利饭店的建筑主体较为完整,甚至在原有的基础上还建了地下停车场,这是武汉其他历史名店不具备的地理优势。

汉口饭店

汉口饭店1956年建成,当时,苏联经济及文化建设成就展览会来汉,为解决办展、观展人员宿膳需要,武汉市兴建了该饭店。与当时的璇宫饭店、德明饭店(现江汉饭店)同为江城高档大酒店。

汉口饭店,位于解放大道、青年路交汇处,地处汉口最繁华的商业地带。这块寸土寸金商家必争之地,多年来却一直处于“闲置状态”。

汉口饭店1956年建成,改革开放后扩建,一栋14层的高楼拔地而起。1998年之前,这里一直是武汉市党代会、两会等各种大型会议主席团驻地。1999年,汉口饭店启动整体改制,饭店交由上海一家公司接管。2005年,这家公司资金链断裂,中青旅集团接收完成改制,并对酒店主楼进行改造升级。

2007年,武汉市政府叫停改建项目。2008年,银泰百货出价2.8亿元,拿下汉口饭店地块,拟投入20亿元,打造武汉规模最大的百货店。一年后,14层大楼被拆除。2010年,银泰百货又以3.2亿元将其持有股份转卖至襄阳开放实业公司旗下。

其后,开放公司耗时四年对该地块进行土地变性、报建以及整合其他股份,目前,累计耗资11亿元,获得了汉口饭店地块100%股份。

期间,武汉市领导多次要求汉口饭店片“统一规划、整合开发”,对项目用地区域进行调整,加之地铁2号线从该地块地下穿过,影响开发;随后而来的长江大道改造,汉口饭店需整体后退;加上解放大道拓宽,导致其地块大面积“缩水”,开发再度搁浅。

至此,地处武汉最繁华的黄金地段的汉口饭店,已“闲置”十余年。

2013年10月,襄阳开放实业公司与江汉区政府签订70亩旧城改造项目合作协议。根据该旧城改造方案,整片开发后,这里将建集六星级酒店、高档写字楼、步行街、住宅等为一体的大型商务建筑群,建设总规模近45万平方米,总投资近百亿元。

晴川饭店

武汉晴川饭店,建成于1986年,是湖北省第一幢超高层建筑。在很多老武汉人看来,只有当它和长江大桥、黄鹤楼、龟山电视塔出现在一个画面里,才算是心目中最完整的江景,最美的武汉。

24层的晴川饭店高86.6米,雄踞长江与汉水交汇处,塔式主桥,面江而立,建筑面积二万三千平方米,曾是武汉最大的外事旅游饭店。晴川饭店将“江城第一高楼”的桂冠戴了十年,被誉为江城开放的最早标志,开业后10多年里,先后接待过德国前总理科尔、日本前外相海部俊树等政要和外宾共计数万人。

在1999年加入洲际酒店管理集团后,曾被人们耳熟能详“晴川饭店”正式更名为武汉晴川假日酒店,是当时汉阳地区唯一的一家国际四星级品牌酒店。

周边无大型商圈、不算地处闹市是武汉晴川假日酒店地理位置上的小瑕疵,但放眼整个市内,也只有武汉晴川假日酒店能够同时饱览长江、汉江美景。

武汉天安大酒店

武汉天安假日酒店,诞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改革大潮中,是湖北省第一家由外资共同参与管理的四星级酒店。当年与国际知名的洲际酒店集团合作后,天安假日酒店曾一度傲视武汉同行。

天安是武汉最早与外资管理方合作的酒店之一。据悉,1986年,与洲际旗下的“假日酒店”品牌签订管理合同。80年代时,国内还未出现成熟的酒店职业经理人,本土酒店“眼前一码黑”,急需引入国外先进管理经验,因此采取全部委托模式。

2010年8月,洲际酒店集团委托其公关公司确认:其与武汉天安大酒店有限公司的合作关系已终止,天安假日酒店也退出旗下“假日酒店”品牌家族。

双方已合作十多年,天安酒店也是武汉最早与洲际合作的公司,合同年限为40年。从2007年10月开始,洲际集团为提升品牌的质量标准,开展了假日酒店品牌全球重塑计划,原本计划在2010年底该项计划全部完成,随着合作的破裂,天安酒店退出品牌全球重塑计划。

很快,与洲际酒店集团“离婚”3个月后,2010年11月,武汉天安大酒店与美国贝斯特韦斯特国际酒店集团开展合作。当年,武汉天安是继武汉五月花、禧邦可之后,该集团在汉合作的第三家酒店。

如今,天安大酒店已更名为武汉美联都市假日酒店。

中南大酒店

中南大酒店于1992年建成,2011年3月因消防隐患被责令整改,同年11月被消防部门查封,2014年8月起正式进入拆迁程序。

中南大酒店位于武珞路449号,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,共16层,1至4楼为商铺,5楼以上为酒店客房。

2007年,中南大酒店就曾因消防问题被督促整改;2011年3月21日,武昌消防大队检查时发现,整栋楼存在较大的火灾隐患:自动喷水灭火系统及室内消火栓系统不能正常使用、自动消防设施不能正常联动、火灾报警系统处于故障状态,被武汉消防部门确定为市级重大火灾隐患单位,勒令其限期整改。

据悉,中南大酒店2014年内将开始拆除,一家房地产公司接手该地块,将在这里建起一座商业综合体。

长海大酒店

长海大酒店,位于汉口沿江大道,于1996年开业,1999年重新装修,楼高17层。曾经是武汉市江滩上唯一一座三星级酒店。

武汉长海大酒店位于汉口江滩沿江大道黎黄陂路口,这里曾是历史上的百年老街和著名租界区。

据悉,长海大酒店因产权纠纷问题,一直不能进入转让程序,酒店也长期被闲置。

东方大酒店

1995年成立的武汉东方大酒店,是湖北首家五星级涉外酒店,众多武汉人心中“高档酒店”的代名词。开业以来,接待过众多国内外政府首脑和国际知名人士。

坐落在汉口火车站旁的东方大酒店,经历过辉煌与低谷。1995年成立的武汉东方大酒店,是湖北首家五星级涉外酒店,众多武汉人心中“高档酒店”的代名词。开业以来,接待过众多国内外政府首脑和国际知名人士。

由于债务沉重,酒店十多年来无力装修改造,设施老化,装修落伍,酒店经营陷入困境。2008年3月,东方大酒店被城市名人酒店管理公司租赁经营后,更名为城市名人酒店。租赁合同为两年,但只经营到一年半,城市名人就宣布退出。

据了解,酒店高峰时期的年经营收入近0.9亿元,2008年跌至0.3亿元,酒店累计亏损达1.56亿元。2008年底,酒店资产评估值2.8亿元,负债3.78亿元,随时可能进入破产清算程序。

2009年10月迎来了它的新东家——信达投资有限公司与此同时,信达收购东方大酒店的签约仪式在此举行,标志着这座湖北最早的五星级酒店正式易主。

东湖宾馆

1953年开业,因毛泽东主席生前的44次下榻,因为长期承担着重要的政治接待任务,武汉东湖宾馆——这个被称之为“湖北中南海”的地方,在世人眼里充满着神秘。


宾馆坐落于风景秀丽的东湖之滨,庭院面积0.83平方公里。宾馆东院与东湖公园相临,西院与珞珈山、磨山隔岸相望,自然环境优美,政治人文资源丰厚,素有“湖北国宾馆”之称。毛泽东主席建国后曾长期在这里工作和生活。

东湖宾馆是毛泽东主席在建国后除北京中南海之外,居住次数最多、时间最长的地方。每次少则十天半月,长则达半年之久,许多国家大事和来宾接待都在这里处理和进行。现在每年30万―40万中外嘉宾参观、瞻仰东湖宾馆毛主席故居。

半个世纪以来,这里接待过毛泽东、周恩来、邓小平等共和国第一、二代领导人,也接待过江泽民、李鹏、李瑞环、胡锦涛等第三代领导人,还接待过许多外国元首和贵宾。

评 论
手机:  
电话:  
联系人:
Q Q:   
地址:  

宁安高铁开启芜湖“高铁时代
上个周末,很多市民微信朋友圈被宁安高铁刷爆。合福高铁的通车,让芜湖告别了无高铁时...
合肥星级酒店进入“圣诞模式
据报道,虽然距离圣诞节还有十几天的时间,但是合肥的多家五星级酒店已经纷纷开始亮灯...
亳州助推乡村旅游提档
今年以来,亳州市把乡村旅游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,不断创新方式方法,采取多项措施,推...